秦桧之死

May21

秦桧之死

时间:2014/05/21 15:05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宋朝历史

秦桧之死

  如果问大家最崇拜古代哪一个人,答案可能是多样的,很难统一。如果大家觉得古代那个人最可恶,答案当然也是很多,但是我觉得秦桧的投票率应该是遥遥领先的,秦桧的无耻 ,只怕就连他的后辈汪精卫只怕也望尘莫及。如果说汪精心甘情愿做汉奸是因为害怕小日本的强大,不相信中国人民的抗日决心和力量,那么秦桧做汉奸就只能说是纯粹的无耻和自私了。本来在以岳家军为代表的南宋军民抗金节节胜利的情况下,北方的光复指日可待,此时秦桧却和皇帝赵构勾结(构这狗皇帝也很自私,害怕二帝回来抢他的座位),用十二道金牌召回了岳飞,并加以杀害,随后对金称臣。打赢了反而称臣,这实在让人做梦都不会想到,如果当年鸦片战争中英国打败了清朝,然后突然对清朝称臣,并且割一块殖民地给中国,每年还要定期赔款,全世界会同样的惊奇。秦桧不光不许别人抗金,还贪污腐化,荒淫无度,在他的带领下,南宋朝廷只顾贪图享乐,不思进取,林升作诗讽刺说:“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做汴州”。秦桧还到处结党,排除异己,为了斩草除根,还将许多忠臣的家人流放,包括岳飞的家人。

  翻遍典籍,人们对秦桧的痛恨达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岳飞被冤杀后,宋朝军民痛苦流涕,想着花样侮辱秦桧。人们发明了一种食品,把秦桧夫妇做称面人放在油锅里炸,后来演变成我们每天吃的油条。据说岳庙前种植着桧树,都被人锯成两半,意思是将秦桧分尸,后来有个姓秦的大才子祭奠岳飞后作诗说“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可见人们对其何其厌恶。

  《聊斋》里《秦桧》一节说“青州中堂家杀一豕,燖去毛鬣,肉内有字,云:‘秦桧七世身。’烹而啖之,其肉臭恶,因投诸犬。呜呼!桧之肉,恐犬亦不当食之矣!”又有记载说,清朝有戏子唱戏,演到秦桧害死岳飞一节,竟有观众上台暴打扮演秦桧的演员。

  我在小说里给秦桧安排了一个很荒诞的丧礼,老百姓变着花样的尽情羞辱秦桧,其实有些也不是完全杜撰,只不过是将年代提前了而已。元朝确实有往秦桧墓上撒尿的,估计人数还不会少。

  这篇小说的武侠成分不太多,我懒得修改了,再写字数就太多了。人物象岳飞的那个儿子,氏夫妇完全是杜撰的。

  正文开始:

  南宋高宗年间的一天正午,太阳正是最热的时候,在临安城外,一大群文武官员却毫不怕热,排列的整整齐齐等待着什么大人物的到来。

  为首的是一个老者,面目清癯,须发皆白,生得是相貌堂堂,只是被晒的满头是汗,有些煞风景。他看看高悬的太阳,忍不住用袖子擦擦满脸的油汗。这时一个奴仆端着一个茶盘过来送茶,旁边一个官员乖巧的抢过去,弓着身子恭恭敬敬的将茶盘举过头顶,讨好的说:“相爷,特使大人还没有来,您老不妨先去歇息去吧。”

  那个老者接过茶慢慢喝了一口,正色道:“不必了,咱们为臣子的,就应该鞠躬尽瘁,这样才能上对得起天子,下对得起黎民百姓。韩大人,你也是朝廷重臣,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那个韩大人陪笑道:“大人教训的是,下官明白。”

  正在这时,有人喊道:“特使大人来了。”众人一看,大路上果然来了一队人马,为首几个人是金人打扮。众文武官员慌忙前去迎接。

  特使大人长得矮矮胖胖,但是身体很健壮,头上剃得溜光,露着青青的头皮,只在头顶留着一个发辫。他矫健的从马上跳下来,看到那个老者,又惊又喜说道:“哈哈,秦相,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细皮嫩肉的,南方的水土果然是养人呐。”

  那个秦相刚才还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此时却换了一张谄媚的嘴脸,呵呵笑道:“那里,那里,王爷一路辛苦。”原来这位特使大人竟然是金国的一位王爷。

  特使大人笑道:“秦相,这次来我还给你带了几个昔日的故人,不知你可否还认得。”秦相脸上闪过一丝不安,讪笑道:“王爷不要说笑,我那里有什么故人。”

  这时特使大人旁边一个金人老军突然大声说道:“秦桧,你不认得我了么?我是哈赤。当初你在北方被王爷软禁,咱们一起养过马。要不是我照应你,你一个读书人那里受得了那个苦。还有,如果不是我向王爷说好话,你如何能得到王爷赏识做大官,又怎么能够顺利回到南朝。听说你在南朝做了宰相,就不认穷哥们了吗?”

  众文武一阵大哗,秦桧的老脸居然出现了一阵红晕。原来秦桧曾被金人俘虏,后来却蹊跷的回到南方。据他自己说是杀死看守兵丁逃出来的,人们都是半信半疑。后来秦桧以“莫须有”罪名杀害岳飞,接着便飞黄腾达,但是他对自己在北方的遭遇一直讳莫如深,旁人因为他的大权在握又心狠手辣,也不敢多问,不料今日却被一个金人老军不经意间说了出来。听那哈赤所言,秦桧还在金国受过重用,而他如何能从金国逃回来,实在可疑。

  特使大人也没料到哈赤心直口快,竟然把秦桧昔日的丑事抖出来,怕他再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咳嗽了一声说:“哈赤,你先退下。”又哈哈大笑说:“这次来,也没有大事,就是听说南朝繁华,想过来见识一下,这个哈赤听说你还活着,非要过来看看你。”

  秦桧微微一笑:“哈赤大人果然还是那么忠厚。下官为王爷一行略备薄筵,为王爷洗尘。”

  那个王爷脸色突然一变:“你们的小皇帝赵构呢,为何他不亲自出来迎接。他既已向我大金称臣,就该明白做臣子的道理。”

  秦桧显得有些尴尬,低声道:“王爷,我们陛下日理万机,实在抽不出身来迎接王爷。这样,我速速通知陛下,让陛下为王爷在皇宫设宴。王爷以为如何。”

  那王爷却不依不饶:“废话,我是大金国堂堂的王爷,赵构小儿居然如此轻慢与我。今日他要不亲自迎接,我便不入城。”

  秦桧面露难色,只好对一个从人说:“快去请陛下,让陛下来迎接特使大人。”

  众文武官员都是大怒,哪有皇帝亲自出城迎接特使的道理。可都迫于秦桧和金国的淫威,一个个敢怒不敢言。正在这时有人一声怒喝:“大胆,尔等不过是小小的金国使臣,让我大宋满朝官员出来迎接也就罢了,如何还要我陛下亲自出迎,难道说尔等蛮夷之邦,竟连基本的伦理纲常都不懂么。”众人一看,是青年官员,长得眉清目秀。许多人和他并不太熟,只知道他姓郑,叫郑彦,是一个礼部的小官。

  那王爷一听也是怒不可遏,定睛一看,满腔怒火却烟消云散。原来这个王爷是个地道的好色之徒,不仅喜欢女色,也好男风。看到这个年轻官员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不由心神荡漾起来:“呵呵,小相公,你懂什么。你们南朝早已向我大金称臣,不要说你们大大小小的官员,就连你们皇帝赵构,也是我大金的奴才。要是那天你们皇帝惹了我,我便带着铁骑杀了赵构另立新皇帝。小相公,看你书读的不少,怎么连这个都不懂。”

  说完,上前走到郑彦面前,轻薄的问道:“小相公,多大年纪了,看你生的像个面人似的好看,不如随我到北方去吧,荣华富贵少不了你的。”说着竟然伸出手去捏人家脸蛋。

  郑彦气的两眼冒火,伸手拨开王爷的大手,接着抡过去给了那个王爷一耳光。那个郑彦显然会些粗浅武功,出手不轻,王爷登时眼冒金星,后退了几步。

  王爷火冒三丈,喊道“反了反了,快给我拿下。”几个金兵过去就要拿那个郑彦。郑彦武艺平平,挣扎了几下就被擒住,那个王爷过去啪啪几个耳光,登时打得他口鼻流血。不料那个郑彦性子十分倔强,还挣扎着往王爷脸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骂道:“什么狗屁大金铁骑,任你牛皮吹上天,想当初岳王爷还不是成千上万的杀。”

  王爷用手擦了吐沫,脸色涨的通红,嘴唇气的不住发抖:“反了反了,你竟然是那反贼岳…岳…岳爷爷的同党。”

  众文武听他不敢直呼岳飞的大名,居然还尊称为岳爷爷,不禁十分好笑。然而复一想,心里又是伤心又是愤怒。当年岳飞神勇无比,手中一条数丈长的大枪,天下无人能敌,麾下的岳家军更是纪律严明,勇不可挡。当初金国与岳家军交战,无一不败,后来金国将领一听说要与岳飞作战,急的抱着老婆孩子彻夜嚎啕痛哭。金国名将兀术心中不服,带了金国最精锐的部队十几万人马与岳飞分别在郾城和朱仙镇两次决战,没想到十几万人马居然悉数被歼,兀术只带了数十个亲兵逃脱。当时金国上下大为恐惧,宋朝百姓则欣喜若狂,以为光复之日指日可待。岳飞所到之处,金国兵将再不敢交战,纷纷投降,金国朝廷也决定交出二帝投降。万万想不到,秦桧却在此时突然对金国称臣,并且冤杀了岳飞,解散了岳家军,许多军中猛将也都被秦桧杀害,自此后,南宋君臣百姓只好年年往金国缴纳数量巨大的岁贡,受金国侮辱。朝中大臣都不敢怎样秦桧,老百姓却恨得咬牙切齿。

  虽然岳飞已死,但是金国对他的畏惧并不曾减少一丝一毫。金人笃信神灵,岳飞在世时,金人们就以为岳飞是神灵下凡,背地里都不敢称其大名,只敢和宋人一样尊称他岳爷爷。后来岳飞在风波亭被杀,金人们却都传说他死后,怨气无处发泄,已化为厉鬼,对他反而更加畏惧。有个金朝大将在一次宴会上吹牛说不怕岳飞,没想到回家时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脖子,从此金国上下对岳飞再不敢不敬。

  那郑彦不听则罢,听了那王爷居然也跟着宋人喊岳爷爷,心中更是悲愤,再加上知道今天已经活不了,心下一横冷笑着说:“我生平最遗憾的便是早生了几十年,否则定会追随岳王爷杀光你们这些金狗。”又对秦桧狞笑道:“奸相,你冤杀了岳王爷,我在朝中忍你数年,实指望能亲眼看到你恶贯满盈。今日我是活不了,死后定会和岳王爷一起向你索命。”

  秦桧想不到这个郑彦如此大胆,气的浑身发抖,用手干指着郑彦说不出话来。那王爷再也忍耐不住,拔出腰刀一刀搠过去,郑彦鲜血狂喷登时丧命,只是死后双眼依然瞪得大大的不肯闭上。那王爷不敢再看,让人抬走尸首,心里感叹:“可惜了这么一个面人似的小相公。”

  正在这时,一只利箭带着破空之声飞来,正射向秦桧。秦桧身边一个青衣侍卫连忙推开他,这只箭插在秦桧身后的一棵大树上,箭尾不停的颤动。那个侍卫连忙带人往来箭方向搜人去了。

  那王爷看看那个青衣侍卫的身影说:“这小子身手还不错吧,他可是我们大金国第一勇士, ‘青狼’之名,大金国谁不知晓。”

  秦桧感激的低声说:“多谢王爷把‘青狼’送给微臣,若不是他竭力保护微臣,微臣早已经死在岳飞余党手下了。”

  青狼过去寻找却并没有发现线索,只好空手而回,秦桧也不好责怪他,反而好言劝慰了几句。

  王爷既已杀了郑彦,又被那只箭吓了一吓,也没有心思再闹,跟着秦桧回驿馆歇息。秦桧却不依不饶,找到了临安府的王捕头,让他把郑彦全家下狱,过几天杀了给王爷出气。

  王捕头带了衙役,让人带着去到郑彦家里,刚进去就得看到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许多人。王捕头心中一动,进去一看,一个老太太已经悬梁自尽,家里再无别的亲属。

  王捕头心中疑惑:“郑大人刚死不到片刻,我们也毫不耽搁,为何他家却先行得到消息。”

  正在纳闷之际,看到一个泼皮欲言又止,便让他过来说话。那个泼皮道:“刚才来了一个大汉,把郑家娘子带走了,郑老太太哭了几声便没了声息,邻居觉得不对,过来一看,老太太已经自尽。”

  王捕头问道:“可看清那大汉什么模样?”

  泼皮道:“他经常与郑大人来往,只是每次来都头戴斗笠,看不清模样。”

  王捕头扔给他一锭碎银子,那个泼皮道声谢走了。王捕头回去如实向秦桧禀告不提。

  话说那王爷到了临安以后,赵构和秦桧极尽巴结之能事,日日饮宴,夜夜笙歌,王爷过了几天后,却觉得无聊起来,让秦桧带他去外面看看风景。

  这天秦桧带王爷游了西湖,尽兴之后看到湖边有一个酒馆,就去那里喝酒吃饭。酒馆里有几个客人,正专心听一个卖唱的女子唱词,旁边一个大汉正在弹奏琵琶。

  只听那个女子轻启丹唇唱到: “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嗓音清脆甜美,登时将王爷的魂勾了去。再看那女子,长得杏眼柳眉,樱桃小口,十分美貌。王爷大喜,喊道:“这位小娘子,为王爷再唱一曲,本王重重有赏。”

  秦桧眉头一皱,说道:“王爷,这里人多眼杂,如果有刺客藏在其中伤了王爷,可是大大不妙。”

  王爷听了也是一惊,但是看看那个卖唱的女子,心里又有些舍不得,说道:“把吃饭的客人都赶走罢,留下这个小娘儿,区区一个女子,难道还能行刺本王不成。”

  秦桧无奈,只得依言照办。那个弹琵琶的汉子也和那些客人要被赶走,那个女子求情说:“他是奴家的哥哥,没有琵琶,如何为老爷们演唱。” 王爷挥挥大手就把那个汉子也留下了。

  琵琶缓缓拨动,那女子又唱道:“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王爷哈哈大笑,拍手称好。把女子叫过来说:“唱得好,本王敬你一杯酒。”那女子伸手接了,用衣袖笼住杯子,只喝了半杯就又递与王爷,抛个媚眼说道:“王爷,奴家不胜酒力,这半杯王爷替奴家喝了吧。”

  王爷被那个媚眼弄得骨软筋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女子说:“好好好,美人儿亲自敬酒,本王当然要喝。”说完目不错睛的一饮而尽。

  那个女子嘴角一翘,笑道:“王爷,奴家再为王爷唱一曲吧。”

  说着琵琶声突然转的悲壮起来,女子脸色一正,唱到:“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正是岳飞的《满江红》,众人不禁大哗。王爷站起来刚要怒斥,突然脸色一变,两手用力掐住喉咙,说道:“你你,酒里有…有毒。”说完栽倒在地,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那女子面容丝毫不动,继续唱道:“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秦桧手忙脚乱,一面派人抢救王爷,一面让人捉住那个女子。那个弹奏琵琶的大汉一声怒吼,把琵琶用力把一个兵丁砸倒,琵琶也被砸的粉碎。他接着又是几拳,几个要捉拿那女子的兵丁也被打飞。那个大汉武功甚是了得,绕着那个女子不停的走动将她紧紧护住,同时还拳打脚踢同人交手,一丈以内居然无人能攻的进去。

  秦桧的那个侍卫‘青狼’一看大汉的武功路数,大吼道:“原来是你一直行刺相爷。”说着拔剑跳过去战在一起。大汉空手斗了几个回合,眼看不支,突然从一个兵丁手里夺过一杆长枪舞动起来,登时又和那青狼杀得不分上下。

  那大汉喊道:“妹子你先走,我先抵挡一阵。”

  那女子似乎没有看到众人搏斗,身子一动不动,依旧唱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唱完对金国几个兵丁喝道:“尔等金兵听了,你们竟敢在众人面前羞辱秦相爷,我等奉相爷之命,为相爷讨回公道。尔等还不快快滚回金国,否则相爷定将你们大卸八块。”

  那个领头的哈赤一听大怒,忽的一拳朝秦桧脸颊打过去,将秦桧打个跟头:“秦桧,我早看出你不是好人,你竟敢暗害王爷,看我回去带大兵灭了你们。”说完带了王爷尸首就走。秦桧被打得头晕目眩,哼哼唧唧的爬起来,吐出几颗牙齿,看到哈赤等人要走,又气又急,手足并用,像狗似的爬着追过去扯住哈赤的衣角,喊道:“哈赤大人,不要听信这女子的挑拨离间之言,哈赤大人。”哈赤等人那里肯信,一脚踢在秦桧胸口上,踢得秦桧翻了白眼。哈赤则头也不回,骑着马跑远了。

  秦桧用手捂着胸口,半天才缓过气,气急败坏的跑回酒馆,看那大汉还在与众人搏斗。命令那个青狼说:“捉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

  那个女子看秦桧来了,冷笑道:“奸贼,认得我么?”

  秦桧喝道:“你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陷害我。”

  那女子哈哈笑道:“我家官人就是被你们杀死的郑彦。现在金国上上下下都知道王爷死在你手上,看你如何对金国交代。”接着又对那大汉说:“岳大哥,我死后将我和官人葬在一起。”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顷刻间香消玉损。原来她衣袖里藏有毒药,刚才她用衣袖笼住杯子瞒住众人,往杯子里放了毒药,毒死了那个金国王爷。

  大汉睚眦尽裂,大叫一声“郑家妹子”,用大枪逼退了青狼,俯身抱起郑娘子的尸首向外突围。青狼见他分出一只手抱了郑娘子,只用另一只手使动大枪,知道机会难得,连忙又冲过去。大汉一只手使动大枪,招数凝滞了很多,青狼一剑紧似一剑,大汉身上多了好几道伤口,鲜血直流。饶是如此,大汉仍然死死抱住郑娘子尸首不放。正在危急之时,突然外面一声喧哗,原来在酒馆的那些客人,又折回来,拿着兵器过来接应。

  大汉喊道:“弟兄们,不要放走了秦桧那奸贼。”

  秦桧一听,哎呀叫了一声,转头就跑。青狼一惊,连忙撇下大汉紧追过去。

  大汉连忙杀出重围,这些不提。

  却说秦桧回府之后,又惊又怕,秦府的管家秦福安慰道:“相爷,咱们府里戒备森严,那些刺客决计不会冲进来。”

  秦桧叹道:“我倒不怕这些刺客。现在王爷死在临安,我脱不了干系。这才是要我老命的。”

  秦福道:“郑娘子这招计策其实破绽百出,相爷给金国圣上写封信说明来龙去脉,料想一场误会定然可以烟消云散。”

  秦桧又叹道:“话虽如此,但是王爷毕竟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我不过是个奴才而已。况且我在朝中一向有人嫉妒,本来有王爷做靠山鼎力支持。如今王爷一死,万一朝中有奸人挑拨离间,皇上万一一时不辨忠奸,这可如何是好。唉,想我一辈子足智多谋,难道竟然要栽在这个女子随口说的几句挑拨之言上?”他所说的圣上当然是金国皇帝,可叹他做了一辈子奸臣,如今却以忠臣自居,害怕起奸人的谗言来,听来十分可笑。

  秦桧想了一会儿,还是写了一封信。又让人把青狼找来说:“你本来就是圣上的侍卫,见到圣上不难,一定要把这封信亲手交到圣上手上。”

  青狼犹豫道:“那相爷的安全……”

  秦桧说:“如今顾不得许多了,你快去吧。”

  青狼应声出门而去。

  青狼走后,秦桧一直心神不定,晚上睡觉也是噩梦连连。朦朦胧胧梦到金朝圣上大怒,要拿他问罪。他拼命辩解,圣上信了就对他和颜悦色的说:“你是我金朝重臣,我怎会相信中了奸人之计。”他感激涕零的叩头谢恩。这时圣上却又怒吼道:“奸贼,可认得我么?”他抬头一看,竟然是死了数十年的岳飞。他吓得转身就跑,两个人过来拦住路,却是郑彦夫妇。郑家娘子伸手过来掐他脖子,说道:“奸贼,纳命来。”吓得他喊道:“饶命饶命。”

  这时,秦福把他推醒,连连呼道:“相爷醒来。”

  秦桧睁开眼,知道适才是南柯一梦,只是觉得浑身无力。秦福过来一摸额头,竟然火炭一样烫。秦福犹豫片刻说:“相爷,适才从人来报,青狼出城后遭到贼人伏击,已经…已经身亡。”

  秦桧一听,登时剧烈的咳嗽起来,到最后居然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秦福连忙寻找名医过来医治。几个名医过来后看了看只说是受了惊吓,吃几服药就能痊愈。谁知道,秦桧吃药居然丝毫不管用,一连几天都卧床不起。过了几日,背上生了大疮,流出恶脓,臭不可闻。秦桧在床上更是不敢乱动,旁人稍微一碰,他就大呼小叫,痛骂不止。又过了几天,竟然高烧得又昏迷起来。临安城的百姓听了个个兴高采烈,拍手称快。

  这几天里,大小官员来探望秦相爷的络绎不绝,有推荐名医的,有送名贵药材的,把秦府弄得熙熙攘攘,好似庙会一般。秦桧的门人万俟卨还亲自为秦桧喂药,张俊则不嫌恶臭,为秦桧背上擦洗敷药,都显得十分诚恳。

  不料秦桧依然昏迷不醒,高烧也不退。再找来名医,都摇头道:“相爷心里有极重心事,心病难依,怕是要……”意思要让秦福准备后事。

  奇怪的是,这几个大夫的话传开后,秦府再也没有来过宾客探望。就连万俟卨和张俊也是晚上偷偷过来看看就走。

  这天晚上,秦桧终于醒过来,睁眼一看,面前坐着一个人,正是数日前行刺的那个大汉。

  秦桧大惊失色:“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个大汉把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扔给他,秦桧一看大叫一声,竟然是青狼的人头。

  大汉笑道:“没有青狼,这秦府我想进来就能进来。”

  秦桧战战兢兢的说道:“壮士饶命。我这府里,金银财宝成千上万,只要绕我一命,府中财富任你挑选。”

  大汉冷冷看着他,半晌才说道:“我姓岳。”

  秦桧登时呆若木鸡,闭口不言。

  大汉说:“现在我杀你如同宰一只鸡。不过现在我又舍不得了,现在杀你岂不是太便宜了你。”

  说完往秦桧的大疮上拍了拍,秦桧痛的大叫起来,大汉则大笑着出门而去。

  秦福听到屋内声音不对,连忙过来,让兵丁将屋子围得严严实实,铁桶似的,秦桧这才放心。

  秦桧定定神,虚弱的喘了口气,突然问秦福;“这几日朝中官员都过来探视过吧。”

  秦福说道:“前几日都来过,只是这几日就没人来了,只有万俟卨、张俊偷偷过来瞧瞧又走了。”

  秦桧如同五雷轰顶一般,半晌不说话,突然用手拍着床头鬼哭狼嚎起来。秦福好生宽慰,他才说::“完了完了,相爷我一辈子都以为只要大权在握,哪怕坏事做绝,也不会有人把我怎么样。万没想到我也会有失势的一天,完了,咱们相府要完啊。”

  说完又哭起来,这辈子哭的没有这么伤心过。他年轻的时候也有过理想,也曾一腔正气,但是后来被金人俘虏,却贪生怕死做了奸细。为了向金人媾和,他不惜断送南宋初年的大好局面,冤杀了岳飞等名将,甚至将他们的家人都发配到蛮荒之地,手段残忍至极,为了保住相位,他到处安插亲信,任用的都是溜须拍马之辈,为了享乐,他到处搜刮民脂民膏,搞得民不聊生。他登上相位以来,专横跋扈,连皇帝赵构都得看他脸色。他也曾踌躇满志,以为这辈子都无人奈何得了他。不料,自己刚一失势,他的门生便要抛弃他,而他的仇人呢?他这一辈子树敌无数,可以说整个大宋都是他的敌人,他们会放过他吗,会不会殃及他的子呢?他深深的恐惧起来。

  秦桧大哭着,哭着哭着头脑又不清楚起来,望着门口叫道:“岳爷爷,不要杀我。”秦福怎么安慰也是无用。只见秦桧又是磕头,又是作揖,口中只是大声念叨“岳爷爷饶命”,连说几句,突然身子一歪,一代无恶不作的大奸贼终于丧命。

  第二天,临安的百姓听到秦桧的死讯,开始都不相信是真的,待确认后无不欢呼雀跃。同时人们还知道了另外一个重大消息,在早朝时,一个胆大的御史弹劾秦桧“大权独揽,祸乱朝纲。欺上瞒下,目无君父。结党营私,陷害忠良”。令人惊异的是圣上居然准奏,还对文武大臣说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说他每次会见秦桧都要在靴子里藏一把匕首,以防不测。人们心里登时雪亮,秦桧这次真完了。

  当日临安城到处张灯结彩,鞭炮声声,人们一个个喜气洋洋,好似过节一般。

  秦府开始以为秦相爷门生遍布天下,吊孝的人一定会络绎不绝。不料等了半日,却一个人都没过来,连万俟卨和张俊也不见人影。

  没有吊孝的,倒不是说门口就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相反,相府门口却是人山人海,十分热闹。原来临安百姓听说老奸贼死了,知道机会难得,都过来看老贼死后怎生模样,一个个呼朋唤友,扶老携幼,将相府门口大街围得水泄不通。

  开始大家还只是想来随意看看而已,到后来不知从那里来了一些小商贩过来卖茶点,又有人弄来酒肉,在大街上席地而坐,大吃大喝起来,弄得相府门口乌烟瘴气。

  如果是在往日,秦府的恶奴早就过来用鞭子赶走众人,不知为何,现在他们却一点勇气也没有了,任凭大家在外面胡闹。

  到了晚上,相府外面灯火通明,好似白昼一般。秦福出门一看,气的浑身发抖,原来外面大街上到处是花灯,又有人在四处放焰火,好像过元宵节一般。细问才知,原来城中的几个富户把元宵节的花灯献出来四处悬挂,又捐了许多灯油,任它们整夜亮着。秦福火往上撞,但是也无可奈何。

  到了第二天早上,相府众人还未睡醒,听到外面鼓乐喧天,秦福出门一看,不知那里来了许多伶人,正在相府大街上搭台子,乐器吹打的正欢。

  秦福再也忍耐不住,过去喝道:“丞相大丧之日,你等在这里搭台唱戏,成何体统?”

  这时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过来说:“秦爷,今日是小人的老母八十大寿,特地请来几个戏班子过来为老母祝寿,打扰之处,请秦爷海涵。”

  秦福认得他是附近的一个大商人,只好拂袖而去。

  临安城里百姓听说有人在相府门口唱大戏,登时又将相府围起来。

  第一场戏是《潘杨讼》。讲的是北宋时包拯夜审潘杨两家案子的故事。当演到包拯审清了冤案、杨家沉冤得雪、奸臣潘仁美被拉下去之时,有人喊道:“铡了这个大奸臣。”扮演包拯的伶人脑子一转,喝道:“开铡。”人们大声叫好“铡得好。”

  第二场戏是《鞭打督邮》,讲的是三国时张飞怒打督邮的事。扮演督邮的伶人一上来,人们就哄堂大笑。原来这督邮白须白发,打扮的和秦桧生前一模一样。扮演张飞的伶人开始还只是装模作样,轻轻打了几下。到后来却入了戏,真把督邮当作了秦桧,鞭子劈头盖脸的打过去。演督邮的一看不妙,吓得撒腿就跑,演张飞的提着马鞭紧追不舍,众人看了哈哈大笑。

  第三场戏是《击鼓骂曹》。讲的是三国祢衡裸衣击鼓妈曹操的事,戏中有祢衡裸衣击鼓一节,普通伶人们只是脱了袍子,露出紧身内衣即可。演祢衡的伶人开始还有板有眼的唱,到后来想到秦桧的所作所为,竟然忘了唱词,干脆真的将衣服脱个干干净净,赤条条的对着相府破口大骂,虽然没有直呼秦桧大名,可是一口一个奸相,连他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骂到伤心处,将手里的鼓槌朝相府大门砸过去,因为过于激动,一时气迷心窍,竟然晕死过去。

  三唱戏唱完,天色还没黑,一个酸秀才上去填了首词并大声唱起来。虽然并不押韵,众人还是听的有滋有味。

  于是人们纷纷上去唱几句,一个乡下来的老农还唱了段《庆丰收》,声音嘈杂嘶哑,没腔没调,活像破锣一般,可台下依然彩声如雷。

  到后来一个满脸横肉的屠户喝的醉醺醺的,牵了一头猪上台说要为相爷招魂,喊了几句就说相爷魂魄不小心投到了猪身上,说完就一刀将猪宰了,割成一条一条分与众人。有人迫不及待,张口咬了生猪肉,又吐出来啐了好几口说太臭。

  这样折腾到了半夜,终于消停下来。秦府中人终于松了口气。

  谁知道到了早上,外面又热闹起来。原来城外的农民知道秦桧的死讯,纷纷过来庆祝。乡下虽然穷苦,折腾起来花活也不少,什么舞龙舞狮,扭秧歌跑旱船,闹成一片。这些乡下人在晚上还请来一个说书的先生。那个先生说的都是不堪入耳的荤段子,无非是某某奸相扒灰和他儿媳有染,他儿子与他的小妾通奸,家中奴仆与女主人有私等等。又说一个偷儿入到某奸相府中偷窃,无意发现奸相的妻妾个个闺房寂寞,于是便动了恻隐之心送他无数顶绿帽子,讲的煞有其事,白沫四溅,旁人听的血脉喷张,口哨声四起。

  相府里暗暗叫苦,这哪里还有半点丧礼的样子。

  这还不算,乡下人不知礼数,有个老农尿急,居然对着相府的外墙拉开裤子就要撒尿。秦福大怒,带领奴仆要拿住那个老农。众百姓那里肯让他们拿人,一起吵闹起来。正在不可开交之时,王捕头过来巡城。秦福便让王捕头过来评理。

  王捕头一听大怒:“大胆狂徒,居然如此无礼。念你是乡下人不知礼数,又是初犯,快给我滚回家去吧,若是再犯,定把你抓进临安府大狱。”

  秦福一听傻了眼:“王捕头,您就这样放了他?”

  王捕头陪笑道:“秦爷何必和一个乡下人一般见识。”

  秦福那里肯依,定要抓住这个乡下人。正在不依不饶之时,有人喊道:“圣旨到。”众人忙都跪下。

  秦福定睛一看,来的是经常与相府来往的韩大人,平日没少巴结秦相爷,不禁心下一喜,心里咬牙切齿道:“这次有韩大人做主,定将你们全都下入大牢。”

  不料细一看韩大人却是冷若冰霜,全不似以前的那幅谄媚模样。众人跪着,耳中只听韩大人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桧在时,大权独揽,祸乱朝纲。欺上瞒下,目无君父。结党营私,陷害忠良。今此人已死,朕特赦免一切罪过,但追夺生前一切封号,赐谥号‘谬丑’。秦福,还不快谢恩接旨。”

  说完,也不待秦福谢恩 ,把圣旨往秦福怀里一塞,扬长而去。

  秦福木呆呆的看着怀里的圣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众百姓却哄堂大笑。皇帝给人赐谥号都是如“忠、勇、诚、肃”等字眼,那里有叫“谬丑”的,显然赵构对秦桧也是颇为痛恨。

  那个老农站起来怪声怪气的说:“俺那泡尿撒了一半,就让你吓了回去,这次俺可要撒个痛快。”说完真的对着门口的大树哗哗的撒了个痛快。

  秦桧的灵柩停了几天,终于要下葬了,过来观看的成千上万,城外的农民又把秧歌杂耍弄过来,一路吹吹打打,紧紧相随。秦府的老老少少一个个垂头丧气,任由这些人胡闹。

  秦桧下葬后,却依然不得安生。远离临安的人们听到消息,知道已经错过了好戏,一个个捶胸顿足,不远千里过来“凭吊”,有些甚至从湖北湖南特意赶过来。“凭吊”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秦桧坟上大小便一番,千里迢迢只为这一泡屎尿,结果秦桧坟前臭不可闻,附近人家只好纷纷搬家,有人偷偷的在秦桧墓碑上写了几个大字“遗臭冢”。

  一个大雨滂沱的晚上,一个黑影来到秦桧坟前,一道闪电划过,面目看的清清楚楚,原来正是那个姓岳的汉子。他又哭又笑,对着秦桧的墓碑骂道:“奸贼,你也有今日,哈哈”,又哭道:“父亲哥哥啊,你们死的好不冤枉。郑贤弟,郑娘子,你们替我报了大仇啊。”声音呜咽,好似野狼啸月一般,风雨声中听着格外凄凉。有人听到了都说是岳王爷显灵,到这里拘走了秦桧并鞭打他出气。

  若干年后,岳飞终于沉冤得雪,人们在西湖边上给他立了岳王庙。不知何时,庙门前多了四个跪着的铁像,正是秦桧和他老婆王氏以及张俊、万俟卨,这四个害死岳飞的元凶。人们到岳王庙祭奠时都要在四个铁像上吐几口痰,以示痛恨之情。

 

  这正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奸佞”。

推荐阅读:

野史趣闻:古代女人一辈子真只洗三次澡吗?

神医华佗一直耻于自己的医生身份 常想入仕为官

中国古代的玄学是什么?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