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清县续志》校读记

Jun20

《德清县续志》校读记

时间:2018/06/20 12:28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文史百科

《德清县续志》,10卷,绍濂主修,凯、继洙编次,举人邵保初、曾贯及秀才徐养原、邵保和、蔡蘂榜、戴高、蔡廷、蔡梦炎纂辑,宗彦覆审[1]。

周绍濂,字敬岩,直隶大兴(今北京大兴区)人,乾隆四十四年己亥(1779)恩科中举(《光绪顺天府志·人物志·选举四》遗漏其名)。嘉庆元年(1796),由安吉县调任德清县令。嘉庆十年,因病离职。十二年病愈复任。事迹详《德清县续志》卷五《职官志·县令》及《德清县新志》卷七《治行志》。

《德清县续志》在周绍濂任德清县令期间编纂,嘉庆十三年(1808)修成。此志为侯元棐《康熙德清县志》之续书,体例基本上承袭侯志,其所不同者,分类略有改变或增损,如侯志之《食货志》分户口、农桑、物产、税粮、贡办、征榷、盐鹾、俸给八类,续志认为农桑、物产今昔无别,无需重复;盐法国家专司,不必于县志专列;贡办、征榷、俸给乃属粮,没必要单列,可归入钱粮类下,以故《食货志》只列户口、钱粮二类。又如侯志之《人物志》分类过烦,其标目亦未尽洽,故除释老、列女,其余诸传,不再分类。改变较大者惟《艺文志》,周氏认为,侯志之《艺文志》,仅载书名,过于简略,今则全标以卷帙,并注明出处,或略作解题。其于辨学术,考镜源流,价值远胜于侯志。但续志将侯志“宫室考”之名改为“建置志”,不仅无此必要,反而淆乱名义。“建置”一词不仅指建造房屋,亦可指设置行政区划,如《同治湖州府志》即以湖州府之沿革为《建置表》。因周氏认为“公署、廨舍、寺庙皆不得称宫,宫室之名不当”,须知宫犹室也,室犹宫也,“宫室”为房屋之通称。

此志卷四《法制志》之“乡约类”,记载了三篇告示,《禁敢山凿石碑》、《禁阻葬碑》及《抚宪阮禁棚民示》。《严禁敢山凿石碑》与《抚宪阮禁棚民示》皆是关于土保护的政策,可为地政府环境保护之借鉴。卷八《人物志》“人物类”的《蔡启僔传》,言蔡奕琛在前明福时,因钱谦益之荐而为东阁大学士,而这在《康熙德清县志》的《蔡奕琛传》中未言。因康熙朝时,对前明遗臣尚多禁忌。而经过乾隆一朝对明季忠臣的褒扬,至嘉庆朝时已无禁忌,故此志得追述侯志不详之处,以补侯志《蔡奕琛传》之不足。

《德清县续志》有嘉庆十三年刻本(后简称“嘉庆本”),藏于浙江图书馆,但此本已有破损,有后人于背面衬纸并于正面补描者。民国元年(1912)德清县续修县志事务所又有石印本(后简称“石印本”),其所据底本即嘉庆本。嘉庆本已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于2011年在《浙江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第29册影印出版,本文所据者即此影印本。通过与石印本对校的情况来看,石印本在印刷前,是经过校勘的,但由于写稿时不够严谨,又产生了很多新的错误。如230页第4行“迄今嘉庆三年”,石印本“今”误作“令”。240页第7行“知县壮、教谕孟士模二主”,石印本“二”误作“三”。本文所校主要是嘉庆本有误而石印本改正者,嘉庆本不误石印本有误者亦适当出校,但只校那些不易察觉其误而需要适当考辨者,简单的形误字不再出校。每条后括号内之页码行数是嘉庆本此段文字所在之位置。

1、邑人蔡君蘂榜、徐君养原等为之搜访,编成稿本(218页第3行)。徐养原,字新田,天柱子,副榜。(352页第6行)

养原,石印本均作“养源”。

星衍《诂经精舍题名碑记》有德清人徐养灏、徐养原[1],钱仪吉《徐新田墓志铭》:“德清徐氏……新田,君字也,讳养原,又字饴庵。……嘉庆六年充浙江副贡。”[2]张履《徐饴庵先生传》:“饴庵徐先生,讳养原,字新田,先世自余姚迁德清。……仪征阮公元抚浙,筑舍西湖上,选高材生数十人诂经其中,先生与其弟养灏与焉。”[3]可证作“源”者为误字。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原田每每,舍其旧而新是谋。”杜预注:“高平曰原。晋军美盛,若原田之草每每然,可以谋立新功,不足念旧惠。”《尔雅·释地》:“田一岁曰菑,二岁曰新田,三岁曰畬。”故其名为原,而字曰新田。

2、按敖《志》原载三十二主,侯《志》增载十主,钱《志》稿又增载明方应时,国朝蔡启樽……蔡启贤十六主。乾隆四十一年,奉部文行查,惟报蔡启樽、徐倬、胡会恩三主。(240页第9行-241页第1行)

蔡启樽,石印本皆作“蔡启僔”。

案:嘉庆本误。蔡启僔是康熙九年庚戌科状元[4]。又卷八《人物志》有《蔡启僔传》(391页第8行),仍作“僔”。

3、查祠内尚有胡胄、蔡奕琛、胡麒生三主,不知时增入。(241页第2行)

胡胄,石印本作“胡公胄”。

据明代进士题名录,浙江湖州府德清县人氏胡公胄是万历癸丑科三甲同进士[5],应即此人。卷二《建置志·寺观》“高士庵”下有“合于胡公胄《高士庵记》所云‘山当鹑火之方,宜韬光敛焰’之意”句(251页)。嘉庆本误脱“公”字。

4、建于明万历间,壁有碑记,额曰“旃林胜迹”,为署县周忠毅公宗建题。(252页第2行)

旃林,石印本作“梅林”。

佛教重旃檀木,此木可用来雕刻佛像,也常用来制作檀香,故以“旃林”喻寺庙。《鹤林玉露·丙编》卷三“静坐”条:“尝闻南岳昔有住山僧,每夜必秉烛造旃林,众生打坐者数百人,或拈竹篦痛箠之,或袖中出饼果置其前,盖有以窥其中之静不静,而为是惩劝也。”[6]王逢《钱塘春感六首》之一:“苍山楼阙旃林里,赤羽旌麾野庙中。”[7]

5、乾隆四十年,钱塘汪隆文重修。(252页第5行)

钱塘,《德清县续志》中凡“钱塘”字石印本均作“钱唐”。

案:唐、塘古今字。《说文》无“塘”字。《汉书·地理志上》会稽郡下辖有“钱唐”县[8],但《清史稿·地理志十二》浙江省杭州府下辖“钱塘”县[9],此书为嘉庆时所作,地名应写作“钱塘”,石印本作“钱唐”者,从古地名而改。

6、吴潜、游文、刘光祖三贤祠二祭,在祭祀余银内支给文庙香烛银一两六钱,土牛春酒银二两。(268页第9行)

土牛,石印本作“上牛”。

《礼记·月令》:“季冬之月……命有司大难,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氣。”后世因以立春日造土牛以劝农耕,象征春耕的开始。陆游《戊辰立春日》:“卧听城门出土牛,罗旛应笑雪蒙头。但须晨起一卮酒,聊洗人间千种愁。”[10]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打春”条云:“《礼部则例》载:立春前一日,顺天府尹率僚属朝服迎春于东直门外,隶役舁芒神土牛,导以鼓乐,至府署前,于彩棚。立春日,大兴、宛平县令设案于午门外正中,奉恭进皇帝、皇太后、皇后芒神土牛,配以春山。府县生员舁进,礼部官前导,尚书、侍、府尹及丞后随,由午门中门入,至乾清门、慈宁门恭进,内监各接奏,礼毕皆退。府尹乃出土牛环击,以示劝农之意。”[11]石印本“土”作“上”者,应是形误。

7、古者名山、大川、广谷无禁,恣民之所使之,故送死无憾。(298页第6行)

恣民之所使之,石印本作“恣民之所便近”。

案:此为赓芸《掩埋记》文。“古者”前杂引《北周书》、《潜溪集》及《周礼》之文。考《战国策·策四》:“太后曰:‘诺。恣君之所使之。’”[12]即“恣民之所使之”句之所出。“古者名山、大川、广谷无禁”出《礼记·王制》“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广谷大川异制”以及《孟子·梁惠王下》“关市讥而不征,泽梁无禁”句,下“故送死无憾”出《孟子·梁惠王》“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句。是此诸句皆暗引典籍之文。石印本作“恣民之所便近”,应是抄写者不解其意而臆改。

8、查克萨,厢黄旗汉军,二十年署任。(304页第7行)

厢,石印本作“镶”。

“厢”为“镶”之音误字,卷七《治行志·令佐》有“查克萨,汉军镶黄旗人”条(383页 ),不误。

9、三十年辛未戴有祺榜。(325页第2行)

戴有祺,石印本作“戴有淇”。

案:康熙三十年辛未科,一甲第一名为江南省人戴有祺[13],是石印本作“淇”者为误字。

10、蔡诒构,有传。(332页第4行)

蔡诒构,石印本作“蔡贻构”。

案:卷六《选举志·举人》康熙四十七年戊子科有蔡日爃,谓“诒构子,字秀东”。(335页)卷八《人物志·人物》:“蔡诒来、诒谷、诒构,并官治子。……诒构,字瑶席,父殁时年十三,举家避兵,诒构独守尸不去,贼义之,得免,康熙时为内阁中书。”(412页)又《人物志·列女》有蔡诒构妾氏(466页)。是石印本误“诒”为“贻”。

11、程彩,字雍,罗次县知县。程凤洲,字雍陶,罗次县知县。(344页第3-4行)

两处“字雍陶罗次县知县”,石印本皆无。

案:石印本无者,当是无法判定“字雍陶罗次县知县”属于程凤彩抑或程凤洲,故一并删去。查卷六《选举志·封赠》有程雯,小注云:“以子凤洲封文林郎,罗次知县”(372页),则“字雍陶罗次县知县”者乃程凤洲,“程凤彩”下小注当删。

12、王溰,字兰洲。丁酉拔贡,奉新县丞。(359页第1行)

王溰,石印本作“王澧”。

案:《楚辞·湘夫人》有“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句[14],名澧,故字兰洲,当以作“澧”为是,“溰”为误字。

13、国初,浙江治经学者,靳县万期大、萧山毛奇龄、嘉兴徐善、秀水彝尊。(397页第9行-398页第1行)

靳县万期大,石印本作“靳县万斯大”。

邵廷采《明遗民所知传》:“鄞县万斯大,字充宗。……斯大承父志,不事科举之学,精《五经》。”[15]阮元《儒林传稿》卷二《万斯大传》:“万斯大,字充宗,鄞县人。”[16]是“靳”为“鄞”之误,“期”为“斯”之讹。

14、孙十人,彦颖、彦辅、彦昇知名。(398页第2行)

十人,石印本作“十八”。

杭世骏《胡东樵先生墓志铭》作“孙十人”[17],是石印本误“人”为“八”。

15、因延广文沈君时偕邑绅阶五徐先生以升、孝廉徐绍桢,明经周郕、谈加词,文学嵇綖诸君子。(518页第3-4行)

谈加词,石印本作“谈加谨”。

案:查卷六《选举志》“举人”康熙四十七年戊子科有“谈加谨”,小注云:“副榜,汤溪教谕。”(336页)是嘉庆本作“词”为误字。

16、《晋书》:“温峤执愉手而流涕曰:‘天下丧乱,忠孝道发。能持古人之节,岁寒不凋者,唯君一人耳。’”(527页第8-9行)

发,石印本作“废”。

案:《晋书·孔愉传》作“废”[18],嘉庆本误。

17、最爱晚风沈落照,一声款乃破烟来。(539页第6行)款乃船归天欲晓,一群鹅鸭乱溪声。(548页第6行)

款乃,石印本同。

案:黄生《义府》卷下“欸乃”条云:“欸乃,舟人节歌声。本有声而无字,诗家因取字音相近者书之。如元结、柳宗元作欸乃,刘言史则作暧乃,刘蜕则作霭乃,是也。”[19]柳宗元《渔翁》:“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20]“一声款乃破烟来”句即仿柳诗而作,是“款乃”当作“欸乃”,“款”乃“欸”之误字。关于“欸乃”一词的考释,可参黄时鉴《欸乃》(《文史》第22辑,中华书局,1984年,176页)。

18、族弟敬亭弢言亦庚戌进士,福建连江令。(602页第2行)

敬亭,石印本同。

案:卷六《选举志·武科》乾隆二十一年丙子科有武举人蔡典昭,小注云:“锡爵子,字敬亭,贵州籍。建卫千总。”(364页)非此“敬亭”也。据卷八《人物志·弢言传》,弢言字亭,雍正八年庚戌进士,任福建连江县知县(420页)。此处“敬亭”应是“魏亭”之误。


[1] 孙星衍:《诂经精舍题名碑记》,见《孙渊如先生全集·平津馆文稿》卷下,收入《清代诗文集汇集》第436册,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第242页。

[2] 钱仪吉:《徐新田墓志铭》,见缪荃孙纂录《续碑传集》卷72,收入《清代传记丛刊》第119册,台北:明文书局,1985年,第174页。

[3] 张履《徐饴庵先生传》,见缪荃孙纂录《续碑传集》卷72,收入《清代传记丛刊》第119册,台北:明文书局,1985年,第176-177页。

[4] 《明清历科进士题名碑录》第3册,台北:华文书局,1969年,第1573页。

[5] 《明清历科进士题名碑录》第2册,第1164页。

[6] 罗大经:《鹤林玉露》丙编卷三,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290页。

[7] 张景星、姚培谦、王永琪合编:《元诗别裁集》卷六,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第83页。

[8] 《汉书》卷二八上《地理志上》,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第1591页。

[9] 《清史稿》卷六五《地理志十二》,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2128页。

[10] 钱仲联:《剑南诗稿校注》第7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第4094页。

[11] 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帝京岁时纪胜 燕京岁时记 人海记 京都风俗志》,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47页。

[12] 刘向集录:《战国策》卷二一《赵策四》,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第770页。

[13] 《明清历科进士题名碑录》第3册,第1651页。

[14] 朱熹《楚辞集注》卷二,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年影印宋端平本,第35B页。

[15] 邵廷采《思复堂文集》卷三《明遗民所知传》,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222页。

[16] 《丛书人物传记资料类编·学林卷》第7册,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6年,第111页。

[17] 杭世骏:《道古堂文集》卷四○,《清代诗文集汇集》第282册,第397页。

[18] 《晋书》卷七八《孔愉传》,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第2052页。

[19] 黄生、黄承吉:《字诂义府合按》之《义府》卷下,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第214页 。

[20] 柳宗元:《柳河东集》卷四三《古今诗》,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740页。

[21] 柳宗元:《柳河东集》卷四三《古今诗》,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740页。

推荐阅读:

汉景帝刘启 刘启在位多少年 作为皇帝刘启怎么样

汉昭帝刘弗陵的皇后是谁?

成吉思汗墓陵诅咒显现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